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企业争锂若渴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54:39 阅读: 来源: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中国企业争锂若渴

“短期内,锂矿业务的投资对于业绩的影响并不大,但是长期来看,电动汽车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将对锂的需求呈现爆发性增长,谁具有资源优势谁就占据了制高点。”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黎雪荣告诉本报记者。

湘财证券研究所报告显示,预计到2020年,随着电动汽车等新需求的爆发性释放,那些具有资源和成本优势的企业将长期获益。

不过,黎明之前,最是黑暗。碳酸锂产能在扩张,电动车对碳酸锂的需求却还在萌芽。

湘财证券的这份报告也指出:预计碳酸锂产能扩张在2012年至2015年之间最为凶猛,而电动汽车在2015年以前都处于产业化的早期,量产规模不足以消化碳酸锂的产能扩张,时间上的不匹配导致供需结构性过剩不可避免。

报告认为,2012年-2015年将是上游企业竞争最为艰难的时期,产能利用率下降明显,竞争加剧,一段时间内价格下跌可能性较大。

据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乜贞介绍,世界上关于锂电池原料碳酸锂的供应,有两种来源,分别为矿石提取和盐湖提取。1990年代以前碳酸锂生产以矿石提锂为主,但在国外盐湖提锂技术获得突破后,售价只有国内矿石提锂来源碳酸锂的一半,许多企业被逼减产或者处于停顿的阶段。直至 2004年,国外碳酸锂提价,国内矿石提锂产业才有所复苏。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涉及盐湖提锂业务的企业,碳酸锂业务对企业的盈利多是贡献很小,甚至是负贡献。

在锂离子蓄电池电源系统工作委员会主任钱良国看来,虽然锂矿产业发展的前景明朗,但在实际需求增加不明显的情况下,不排除许多企业在炒作概念带动股票价格上涨。同时,他也担忧,因为缺乏统筹管理,各企业的无序开采,将造成资源浪费。

1.求锂若渴

在未来数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中,中国将进入锂资源的长时间争夺阶段。而在这场“战役”中,比亚迪(01211.HK)无疑走在了前列。

9月29日,股神巴菲特现身北京,出席参加比亚迪与西藏矿业(000762.SZ)牵手合作的签字仪式。

就在几天前,比亚迪与西藏矿业同时发布公告称,比亚迪与西藏一家名为金浩投资的公司将组成联合体,收购西藏矿业旗下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扎布耶锂业)22%的股权,其中比亚迪以2亿元现金,取得扎布耶锂业18%的股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扎布耶盐湖锂资源储量名列前茅,也是唯一以天然碳酸锂形式存在的锂盐湖,碳酸锂储量约200万吨。且扎布耶盐湖锂含量高,镁锂比极低,开采成本较低,工艺难度小。

5月7日,西藏矿业公告称,将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14.54亿元用于扎布耶盐湖锂资源等项目。该项目完成后,西藏矿业将具备生产1.8万吨锂精矿的设施条件,与一期技改工程完成后形成的8000吨产能合计将形成2.6万吨的总产能,实现锂资源的规模化开发。

这就意味着,比亚迪将因此获得国内最大的锂原料供应,藉以进军锂电池上游业务,并扩大其在锂原料上的国际话语权。

而另据记者了解,今年4月13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第二事业部总经理刘会权、财经处投资经营发展部项目经理程燕等还曾去到阿坝州,就锂矿资源储量、品位、分布和锂矿生产企业采选情况分别在马尔康和金川进行了座谈与调研。

据全球金属网数据,金川拥有储量约5000万吨的锂辉石矿资源。

事实上,这已是比亚迪第二次进川谋矿。金川县发改委的知情人透露,在2006年时,比亚迪掌门人王传福曾实地考察过位于甘孜州呷基卡锂辉石矿,可能是基于当时的市场形势和比亚迪自身发展尚处起步阶段的局限性,王传福放弃了控制上游资源的想法。

王传福的想法由他的表兄弟吕向阳实现。

就在9月15日,由路翔股份(002192.SZ)控股51%,广州融捷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融捷集团)持有49%股权的呷基卡融达锂业锂辉石项目通过四川省甘孜州的竣工验收。

路翔股份对外宣称,呷基卡矿的顺利投产,将打破国内锂业冶炼深加工企业依赖进口锂精矿的现状。

引人注目的是,融捷集团为锂电能源专业制造商比亚迪股份的持有者。融捷集团的实际控制者吕向阳,于1995年出资250万元和他从中国有色金属研究总院301室副主任离职下海的表兄弟王传福一起创办了比亚迪公司,也是比亚迪的第二大股东。

渴望从锂矿概念中获益的并不仅是王传福和吕向阳两兄弟。

佛山照明(000541.SZ)亦因与盐湖集团(000578.SZ)联合开发青海盐湖锂矿而使自己股价接近翻番。

2.中国提锂成本高

乜贞透露,国内提锂成本与国外相比,还是有一定距离。“智利的SQM公司,在盐湖提锂上,工业级碳酸锂的成本约为1万元/吨,我国普遍的水平应该略高于15000元/吨。”

乜贞告诉记者,锂产品的应用已经超过了100种用途,目前大家对它的关注则主要是跟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挂钩。

值得庆幸的是,中国并不缺少锂资源,但中国的提锂成本偏高。

“盐湖锂主要分布在南美、北美和亚洲,在全世界的储量当中,玻利维亚最大为42%、智利占34%、阿根廷占12%,中国为12%。矿山锂资源主要分布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俄罗斯、中国和部分非洲地区。”国际锂电池协会秘书长王泽力透露。

据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刘喜方研究员介绍,我国的矿石锂资源主要分布在四川、江西和新疆。“四川主要是锂辉石矿,江西是锂云母矿,新疆的锂矿基本上已经被开采完毕。”

相比之下,我国的盐湖锂储量更为丰富,集中分布在青海、西藏一带。记者了解到,锂资源75%以上存在于盐湖卤水中,但是我国目前约80%的碳酸锂都来自于矿石提取。

实际上,相比于矿石提锂可以一步到位,盐湖提锂在工艺上略为繁琐、且不具有通用性。第一步提出的是工业级碳酸锂,产品中碳酸锂含量约在98%-99%;需要经过进一步提纯为99.5%的电池级碳酸锂,产品才能用作动力电池。

国金证券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张帅告诉记者,“2009年,矿石提锂成本中,工业级碳酸锂为25589.87元/吨,电池级的价格为27076.63元/吨;盐湖提锂成本中,工业级碳酸锂为15415.6元/吨,电池级为27250元/吨。”

不过,在国内从事碳酸锂生产,看起来仍然是“大有钱途”。

中国化工原料网提供的一份10月9日的碳酸锂出厂价格单显示,青海锂业、中信国安(000839.SZ)、新疆锂业等8家厂商生产的工业级碳酸锂,报价在32000-41000元/吨;天齐锂业(002466.SZ)生产的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为42500元/吨。

然而,尽管锂资源储量丰富,成本与售价存在价格差,但我国每年约2万吨的碳酸锂需求,真正来自于我国矿石提取的碳酸锂供应只有3000-4000吨,而多数企业都是从国外进口矿石提锂。

3.达产难题

实际上,虽然中国锂矿资源丰富,但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拿到开采证,即使开采证到手,面对丰富的锂资源储量,想要产量跟上设计产能也不是件容易事。

宜春是众多寄梦“锂都”的城市中,宣传得最扎实的一个。据了解,宜春现探明可利用氧化锂储量约200万吨。其中,世界最大的锂矿山,全国最大的钽矿——宜春钽铌矿,现探明的可开采氧化锂储量为110万吨,占全国的31%、世界的12%。

8月3日,江特电机对外披露《意向书》时,某网站股吧内就有人透露,宜春市将把414矿(即宜春钽铌矿)注入江特电机,力助这家宜春市唯一的上市公司在锂行业成就大业。

但另一家涉及提锂业务的企业,江西本源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本源)董事总经理李汉文则告诉记者,他们的矿石来源就是414矿,他透露,宜春是正在勘探,应该是在其他的地方给江特电机一些资源。

宜春锂能办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当地可能有50家企业在做锂矿资源开发,但这样的局面正在改变,许多此前拿到过许可证的中小型企业肯定要出局。

与宜春相似,锂资源丰富的青海省海西州也吸引了众多企业的注意。

来自海西州国土资源局的一份资料显示,柴达木盆地33个盐湖,除去已经配置的外,大型综合性盐湖矿床只剩下一里坪盐湖。

但这份资料也表示,盐湖提锂规模化生产工艺的成熟性、先进性还有待验证,建议等工艺成熟后,再考虑一里坪锂矿开发问题。

“这个矿很多人都想拿,但是探矿权、采矿权都没拿下来,据说因为这个矿很热门,作为附带条件,需要在当地上其他项目。”一位熟悉矿产开采的人士透露。

实际上,就算采矿权到手,对于企业来说,谈及业绩贡献,也更像是明天的话题。

以西藏矿业为例,其锂矿业务尚处起步阶段,对公司业绩贡献较少。

扎布耶盐湖虽然具有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然碳酸锂固体资源和高锂贫镁、富碳酸锂的特点,容易分离提取碳酸锂,但自然环境恶劣,海拔高,基础设施极差,开采难度很大。

西藏矿业控股的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负责经营锂业务板块,由于资本金投入不足,长期以来依靠银行贷款开展业务,资金瓶颈的制约严重影响了产品的开发生产,主导产品产能受限,资源优势无法充分发挥。锂业务一直都处于亏损状态,日喀则扎布耶2009年亏损达4980万元。

扎布耶一期工程设计产能规模为5000吨/年纯碳酸锂产品,已于2004年9月建成投产,最初设计建设130个结晶池,但实际只建设了60多个结晶池,部分结晶池还存在渗漏问题;并且由于公司设计参数与实际有较大的差别,实际产量仅有3000吨左右。

锂精矿生产不足又导致白银扎布耶的碳酸锂业务亏损,其提纯生产线因原材料不足而产生停工损失。2005年,公司建设了第一条年产能5000吨碳酸锂的生产线。但由于锂矿供应不足,公司碳酸锂产能一直没有完全发挥。2008年公司碳酸锂产量1200吨,2009年不足1000吨。

国内盐湖提锂产量较大的另一家企业是中信国安。其拥有西台吉乃尔盐湖的独家开采权,已探明的碳酸锂储量约350万吨。

旗下青海中信国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青海国安)于2003年3月在格尔木昆仑经济开发区正式注册,公司主要从事盐湖锂、钾、镁等资源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公司盐湖开发项目一期工程投资10亿元,建设期为2.5年,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1万吨碳酸锂;二期工程投资12亿元,建设周期为3年,设计生产能力为年产2万吨碳酸锂。

但青海国安副总经理杨建元透露,“2009年,其碳酸锂产量仅为5000吨,产业一年也就是2个亿。”

相对于中信国安2009年近20个亿的主营收入来说,碳酸锂的收入仅占1/10。

4.锂矿未纳入国家统筹管理

钱良国感到隐忧,作为一种战略性资源,锂矿并没有被纳入国家的规划统筹管理。

不过,更多的企业并未受西藏矿业、中信国安产量受限的影响,纷纷扩充产能。

目前,宜春钽铌矿正在进行扩能改造。上述宜春市锂能办人士介绍,“经过扩能改造之后,仅宜春钽铌矿的矿产品锂云母的年产量从过去的6万吨增至20万吨以上,可支持年产电池级碳酸锂2万吨,这个产量相当于去年全国的产量。”

李汉文也向记者表示,原位于吉安的江西本源目前处于停产待迁,计划搬至宜春后于11月份投产,产锂云母1吨/天,半年之后产能将扩充到10吨/天。

盐湖锂方面,西部矿业(601168.SH)也在积极地扩充产能,其控股子公司青海锂业拥有东台吉乃尔盐湖开采权,折合锂金属储量9万吨。

据可查资料,2007年10月,西部矿业设计产能达3000吨的碳酸锂项目开始投料生产。经过一年的运转及生产工艺改造与优化。西部矿业集团公司副总裁李增荣则透露,西部矿业集团公司目前正在建设产能达2万吨的碳酸锂生产基地,筹建百吨以上的高纯碳酸锂项目和上千吨的氢氧化锂项目。

张帅预计,2010年锂电池对电池级碳酸锂的需求将超过2.6万吨,2012年将超过4万吨,2015年将接近8万吨,年均需求增速约为25%。

但他认为,“锂矿近期有效产能不会大幅提升。”

张帅分析:矿石提锂主要是由中国生产,但主要公司目前没有产能提升规划;其次,盐湖提锂国内技术不成熟,尚处于边研究、边生产的阶段,同时配套设备不齐全,产能提升受工艺和自然条件等的制约,提升速度缓慢。

前述熟悉矿产开采的人士告诉记者,锂矿资源此前的需求较小,产量也小,国家并没有太多重视。他告诉记者,此前有院士提出,应该把锂资源全部集中管理,把其中含量为7%的锂的同位素6Li(核反应的一种材料)先行提出,剩下的再作为一般产品于市场上流通,但目前并没有下文。

不过,乜贞透露,国家正在加强对市场、环境保护的调整,来逐渐的规范锂矿开采市场,“对企业资源勘探、开发和研究的投入,目前都在设置一定的标准。”

美女大全

性感旗袍美女

美女裸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