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海外并购大潮背后的PE身影

发布时间:2020-03-13 13:12:48 阅读: 来源:水泥仓顶除尘器厂家

A-A+怎么开淘宝店网站优化方法创业如何获得投资怎么做微商最新LOL活动

杨杨北京报道

一个幽灵,海外收购的幽灵,在全中国游荡。PE也无法逃脱这个幽灵的影响,其在海外并购中的角色似乎日渐活跃。

上个月初复星国际()宣布拟以8458.8万欧元收购希腊珠宝零售品牌芙丽芙丽(FolliFollie)9.5%的股权。这并非复星国际首次涉足海外并购,去年其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联合成立的基金收购了法国连锁度假酒店地中海俱乐部7.1%的股权。

类PE的复星国际只是海外投资的主体之一,纯粹的PE基金更活跃。从一早就立足跨境投资的中信资本、曼达林基金以降,新近也有本外币PE基金加入这个团体,比如联宇投资(UnitasCapital)4月份对荷兰海沃集团的收购,乃至此前专注于国内市场的弘毅投资购入新加坡上市公司柏康国际(Biosensors,BIG:SP)29.4%的股权,成为这家心血管支架制造商的控股股东。

这种面向中国市场、对接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并购机会正在快速增加。联宇投资合伙人曹宸纲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如此评价其对海沃的投资。海外企业想要开拓中国企业,而国内市场又看中其产品和技术优势。

对这种趋势的预判,甚至让一些做投行的也跳进来淘金。新型投行贝祥把自己卖给了加拿大上市公司Canaccord,意图就是从跨境投资、并购中分得一杯羹。而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则是由ACapital撮合的。

为了掘金中欧跨境投资,ACapital的CEO龙博望在今年4月又成立了亚欧联合资本,这只总规模为30亿人民币的基金,其设立出发点是不少中国LP都对共同投资和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非常有兴趣。

在大潮中

清科集团的数据可佐证:2011年第一季度的跨国并购案达到41起,其中披露金额的31起并购案涉及83.38亿美元。对比去年第四季度,并购数量增长了2.5倍多;而并购金额则比去年第一季度的23.30亿美元同比增增了257.4%。

中国的跨境并购从2009年的低点开始持续升温,普华永道《2010年企业并购回顾与前瞻报告》的统计显示,2010年中国海外投资并购的总量达到了创纪录的188宗,金额则从2009年的300亿美元增长到超过380亿美元。金融危机以及汇率的变化都是人民币出海的重要原因。

这股趋势在未来应该仍然会升温。毕马威香港并购咨询服务主管方恩礼(JeremyFearnley)指出:在金融危机前许多公司对在中国市场拓展业务的态度只是有则更好,但现在已经是当务之急。现在他们又拥有充裕的现金储备和借贷能力了,比如香港企业的净负债水平预计在未来12个月内将下降49%,再加上能够继续保持充裕现金都保证了它们的海外并购能力。

中国内地企业的净负债水平尽管预计在未来12个月会从现在的平均14.8%上升到16%,但这也可以视作是内地银行对本土企业的支持力度增强,这是帮助本地企业落实海外扩展计划的关键。

新变化

在这股浪潮中,如今涌现出一些新的浪花。那些备受关注的案例中除了资源性案例外,还有了其他行业的身影。

资源仍占据中国海外并购的主体,2010年中国海外并购中采矿、金属以及化工等原材料行业的并购案例数量仍有67宗,排到了第一位。但普华永道也指出,机器设备、汽车制造乃至高科技行业也正在成为并购对象。仅以高科技行业为例,其并购数量就从2009年的11宗上升到了2010年的24宗。

与消费相关的大行业是一个新的方向,复星国际投资的芙丽芙丽和地中海俱乐部都属于这个范畴;这个新变化也并非始于今年,去年7月就曾传出IDG支持其所投的服装品牌伊芙心悦竞购ChristianLacroix。当时这个与Dior、Channel齐名的高级时装定制品牌已经破产。

在金融危机期间,我们也曾收到许多公司的收购意向,去买那些深受金融危机影响的欧美顶级品牌。曼达林基金中国执行合伙人高臻说,但他们大多回绝了。理由是破产处境中的收购对象赢利情况都很差,中国企业又没有足够的管理能力进行翻盘;另一些品牌尽管身处危机但由于隶属各个大集团,也没那么容易收购。如今金融危机的影响或许正在慢慢减弱,这些品牌对新兴市场又极度渴求。

正是这种转变,造就了PE的入场。PE能发挥重要作用的是那些中型项目,以及与食品、饮料、零售等与消费相关的板块。无论是食品、饮料等的消费品板块还是零售板块,过去一年的并购数量和金额都有长足发展。

据毕马威的统计,2010年第一季度,食品、饮料和消费品领域的并购案涉及491亿美元,而2009年低点时期仅为101亿美元。零售板块的情况也如此,2010年第二季度涉及的并购金额高达156亿美元,是2009年第一季度的三倍多。

在资源性的项目往往是国有企业主导,《经济学人》曾做过一个统计,发生在2004年至2009年11月期间的172宗投资规模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中国海外并购案中,81%的主体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的占比仅为12%。

但民营企业却需要更多的外部支持,不管是复星出海还是伊芙心悦竞购ChristioanLacroix,都有PE的影子闪现;事实上哪怕是新世界发展(0017HK)收购荷兰海沃,也还要拉上联宇投资。

海外收购中PE的角色

手持重金的PE基金,在这类跨境并购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钱并不构成谈判的价码。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人士指出,这点在国有企业的海外投资中表现得尤其明显。国有企业本身并不缺钱,自身的资金积累、银行贷款乃至政策性资金加起来绰绰有余。由于这类投资对国有企业而言都是战略性并购,因此价格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这就降低了PE基金的投资收益率,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何PE很少出现在资源性收购案中。

事实上,迄今PE与国有企业的合作也并不顺畅。一位PE基金合伙人举例:他们曾经帮助国内某国有企业去竞购欧洲的一个发电机厂商,最后失败的原因是合作伙伴速度太慢了。欧美的并购市场往往很透明,都是通过挂牌的方式出售的。但这一机制要求竞购者在3个月时间内完成对并购对象的考察、出具标书,并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进行修改。

在跨境并购中,PE所能起的作用往往并不是资金。毕马威中国投资和重组咨询服务合伙人陶匡淳说:他们对行业、对目标市场的认知还有服务能力才是更重要的。以曼达林基金为例,其背靠意大利第二大银行所能解决的是并购融资能力以及对当地项目的掌控能力。

这点在民营企业出海收购中也同样成立。中国资本的大量出海,直接导致了海外项目对中国竞购者出价偏高。上述会计师事务所人士说,PE在这类项目中更喜欢扮演过桥贷款者而不是股权投资人。

尽管复星是国内的第一大民营企业,但在欧洲又有谁知道谁是复星?何况此外还涉及资金来源、交易结构安排乃至处理当地有关税务、公关关系等其他事务。

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解释过在并购IBMPC部门时引入TPG、GeneralAtlantic的原因:他们可以提供资金,PE在此次收购中总共向联想投资提供了3.5亿美元的战略投资。更重要的是这代表了这批美国投资机构对此次收购的信心,这对维稳资本市场、使公众乃至政府对此项收购保持积极态度颇有效。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

广东代理记账哪家好

中山代理记账电话

代理记账会计